涉貪汙迫奴工,聖若望大學台裔前副校長自縊

發表於 2012-11-08 21:00 | 來源:互聯網

涉嫌貪汙欺詐、強迫奴工和行賄等多項罪名的聖若望大學(St。John’s University)前副校長暨亞洲研究中心院長章曙彤,六日上午被發現在家中上吊身亡,這使正在聯邦法院審理的案子就此打住。

涉貪汙迫奴工,聖若望大學台裔前副校長自縊

五十九歲的章曙彤來自台灣,一九七五年以交換學生的身分,到聖若望大學攻讀碩士。她日前向法院說,家人和學校的良好關係,叔叔是台灣外交官,與她母親一起為建造該校的孫逸仙樓籌款。章曙彤一九九二年出任該校亞洲研究中心院長,後來擔任副校長,經常飛往台灣、大陸。

兩年前,聖若望大學發現帳目不清,章曙彤對若干經費支用,無法提出合理解釋,她至少挪用了一百多萬美元公款。同時,她還被控以獎學金脅迫,把大陸留學女生當女傭,提供帳戶供她炒作投資,以及強迫秘書做假帳。

章曙彤五日在聯邦法院庭審時,不顧律師勸阻,竟接受檢方詰問,她答辯時情緒激動,否認自己被控的罪名,但供詞卻出現矛盾,明顯對章曙彤非常不利。自案件爆發以來,章曙彤承受極大壓力,之前兩度試圖自殺,一次割腕,另一次是吸入壁爐的瓦斯。

章曙彤的兒子Steven Chang六日到庭應審,其間數度致電無法聯絡到母親,於是撥打九一一報警,警方和消防人員破門進入後,發現章曙彤用梯子攀到閣樓上吊,手上還有割腕的痕跡。

原定六日繼續進行的庭審,因章曙彤自殺而叫停,法官向陪審團成員宣布這項死訊。超過一半的陪審員認定章曙彤的罪名成立,認為她以死自我了斷。

紐約1華裔副校長脅迫中國留學生當4年女僕

中國廣東籍女大學生甘佩怡(音譯)2004年獲得了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的獎學金,前往這所著名學府攻讀碩士學位。根據聖約翰大學的獎學金計劃,獲得該校獎學金的外國留學生每週需要為學校提供20小時的“義務服務”。可令甘佩怡做夢也沒想到的是,她被安排的“義務勞動”竟是為該校華裔副校長兼亞洲研究中心女院長章曙彤當“家庭女僕”,章曙彤對甘佩怡稱,如果她不服從這一安排,將會被剝奪獎學金。甘佩怡為了完成學業,被迫當了4年的“家庭女僕”。

涉貪汙迫奴工,聖若望大學台裔前副校長自縊

脅迫學生,中國留學生被迫當“免費女僕”

現年31歲的廣東女性甘佩怡從中國一所大學的英語和旅遊專業畢業後,2004年設法申請到了紐約聖約翰大學亞洲研究中心的獎學金,開始攻讀碩士學位。根據聖約翰大學的獎學金計劃,獲得該校獎學金的留學生通常需要每週為學校提供20小時的“義務服務或勞動”,包括到學校圖書館充當義工、在學校辦公室做些文書工作等。可甘佩怡被安排的“義務勞動”竟是為該校現年57歲的華裔副校長兼亞洲研究中心女院長章曙彤充當“家庭女僕”。

從2004年夏天開始,甘佩怡就來到章曙彤位於紐約皇後區的豪宅中當起了“家庭女僕”,她每週要工作7天。讓甘佩怡意想不到的是,章曙彤對她任意使喚,她必須做章曙彤吩咐下來的任何家務活,包括打掃房間、傾倒垃圾,洗熨衣服,烹飪做飯,甚至到超市採購食品等。就連章曙彤及其兒子斯蒂文的內衣褲,也都要甘佩怡親自手洗。

甘佩怡稱,章曙彤的兒子斯蒂文還經常出言辱罵她,嫌她煮的飯菜不好吃。甘佩怡還是一個隨叫隨到的“家庭司機”,有時凌晨3點鐘她就會從睡夢中被章曙彤叫醒,被要求開車送斯蒂文去機場。

不遵從就會失去獎學金

甘佩怡稱,她曾想換一份“義務勞動”工作,可章曙彤得知她的想法後,竟然威脅稱,如果她不當“女僕”的話,就會被剝奪領取大學獎學金的資格。

甘佩怡在提交美國法庭的錄像帶中回憶說:“如果我不按她的要求完成這些家務活,她就會終止我的聖約翰大學獎學金。”所以在4年時間中,由於害怕獎學金被取消,甘佩怡對“女僕”工作始終不敢提出任何異議。

為了讓甘佩怡安心當“女僕”,章曙彤還向甘佩怡的美國大學男友提供了一份獎學金,這名男友的“義務勞動”則是到亞洲研究中心的領導辦公室從事一些文書工作。直到甘佩怡在聖約翰大學順利獲得了碩士學位後,她的“女僕”生涯才得以終結。

醜聞曝光副校長貪污受指控

據悉,章曙彤還讓甘佩怡幫她編造一些虛假的財務報表,好讓她從聖約翰大學撈取更多非法收入。章曙彤在紐約聖約翰大學工作了30多年時間,直到2010年,她盜用和貪污學校資產的事情才露出馬腳。

學校在一次常規查賬中發現,章曙彤對一些學校資金的去向無法作出合理解釋。章曙彤隨後受到調查,丟掉了副校長和院長寶座。最後,章曙彤被控200多項盜竊罪,她至少貪污和挪用了100萬美元的大學資金。

章曙彤還被指控利用職務之便,給她兒子發放了近2萬美元“獎金”,用於支付她兒子的法學院學費。隨著她貪污挪用學校公款一案案發,她要挾獲得獎學金的學生充當免費“僕人”的醜聞也隨之曝光。

落入法網,法庭開始審理此案

上個禮拜,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刑事法庭對章曙彤至少盜用揮霍學校100萬美元“公款”和迫使學生當“僕人”一案進行了審理。由於甘佩怡已於今年9月21日返回中國廣州,所以她通過預先錄好的錄像證詞在法庭上做證。

除甘佩怡外,還有另外7名來自中國和阿拉伯國家的學生將被法庭傳喚做證,他們都曾被章曙彤當“奴隸”使喚。一名接任甘佩怡充當“女僕”的留學生周靜稱,除了為章曙彤做所有家務外,她還要幫助照顧寵物狗,同時也經常遭到章曙彤兒子斯蒂文的辱罵。另外幾名學生證人則稱他們成了章曙彤的“專職司機”。一些學生稱,他們從未將這些經歷告訴父母,因為覺得是恥辱。

章曙彤的辯護律師斯蒂芬·馬勒稱,她之所以“挪用”學校資金,是因為作為聖約翰大學負責國際關係的副校長,款待客人花費甚多,可學校沒有為她提供足夠資金。

當地聯邦檢察官阮蘭對陪審團說:“她盜取學校資金用於揮霍,這些錢本該花在學生身上,她背叛了她自己的學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