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發表於 2012-11-11 10:00 | 來源:互聯網

人體相機Touchy

將人類和相機合體的技術終於出現了,香港藝術家Eric Siu用他設計的頭戴式相機Touchy將這個概唸完成。這個裝置像頭盔一樣,載著它的人的視線被矇蔽在關閉的快門後面,唯一能夠看見的方式是通過另外一個人的觸碰,只要觸碰超過10秒,相機的功能就會被啟動,快門打開,拍下照片。

該項目著眼於當科技成為人們的唯一溝通方式時,它是如何拉大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人和人之間的往來和肢體的接觸被虛擬的空間,鍵盤和觸摸屏所取代。Touchy還重新想像相機本身不是機器,從遠距離冷冷地用機械性眼睛捕捉週遭環境,而是將它擬人化。

我們透過電子郵件的方式給Eric Siu發射一些問題,來瞭解他創造人體相機的靈感來自何處:

首先,你曾經發明過Eeyee,它讓使用者的雙眼可以分別看見不同的東西。現在你又發明了Touchy,也探討使用者的視覺。是什麼關於實驗視覺讓你如此感興趣?

Eric Siu:在我看來這兩個項目有很密切的關係,屬於一系列的作品。作為一個影像藝術家,我進入新媒體和互動藝術的初衷在於透過此種媒介可以改變一個人身體的知覺。除了表演藝術如舞蹈,沒有其他媒介,可以和我們的身體有如此的關係。但是舞蹈的感受僅止於舞蹈者自己,而到達不了觀眾。科技容許我們重新詮釋和創造新的設備產生於人的新感受。我很感興趣新媒體所具備的這些特點,也是我從事與身體有關的藝術的靈感來源—我覺得給人的身體產生新的經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藝術方向。

在我其他的作品中,我對各種身體體驗進行實驗,比如Body Hack and Face Hack。Eeyee 和Touchy則明顯的著重於視覺,因為我在研究關於代替視力的體驗。Eeyee所提出的基本問題是:為什麼我們有兩支眼睛卻只能看見同一個畫面呢? 我們為何不將它當做兩個單獨的器官來分開使用呢?由於人類生來的視覺是鎖定於頭骨內的一組視角,Eeyee 使用了簡單的技術讓我們可以通過四肢的動作將我們的視覺從頭骨中解放而看到不同的視覺維度。此項目意不在模仿其他的生物,而是著眼於我們如何可以在不同設置中重新學習和探索,並鼓勵你用有創意的方式和身體發生互動。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Touchy 早期的原型

Touchy除了用來探索身體對於失去視覺後所產生的不安感,和我們對他人和對視覺的依賴性,此項目更關心在這種情況下視覺在言辭和詩層面所扮演的意義。視覺可以說是我們與世界聯繫的最重要橋樑。該項目促使我們關注目前的社會狀況,我想採用這個概念觸發我們對「虛擬」溝通模式的反思。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Touchy 於用戶的實用情境

你說過Touchy 的目的是在「醫治社會的不安」—你認為我們正變得更焦慮嗎?

是的,我的本意就是在探討這個。這種創作手段已多次潛意識地發生在我的工作中。有個比喻說,最棒的戲劇總是生於最難受的悲劇。當我們看到Mr。Bean踩到香蕉皮滑倒時看得會哈哈大笑,但沒有人會去注意跌在水泥地上是多麼的痛。Touchy 頭盔旨在將不安感誇大來喚起人們於外界孤立時的感受,進而使每一個觸碰變得特別有意義。我希望借由這個對比與觀眾建立對話。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Touchy的成品

Touchy是否也在探索我們如何可以用穿戴的方式將科技人性化?

對我而言,將身體與科技結合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切入點。以Touchy為例,身體就是科技本身。可穿戴的科技容許我們在身體上發揮創意,而我感興趣的是如何透過它來產生批判性思考和在文化上的反應。作為一個藝術家,雖然在這個項目中我不慶祝科技,但它是個非常好來滿足我的好奇、探索和自我表達的媒介。反觀而言,我對於科技過度發展的現象表示質疑,我的手法使用一個好玩但是批判性的小工具來提出討論。當科技越來越像人,我們可以明顯預見可穿戴式的科技將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而我不太敢去想像它將提升到如何超乎想像的層次。我們生活在一個既不是低科技也不是科幻的有趣的時代,在轉型的過程中同時可以看見未來的趨勢。因此,在這個時代許多藝術家、小說家和評論家們嘗試提醒大家注意關於當前和未來科技的話題。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Touchy 應用在拍攝團體照

你認為相機的普及使我們因此與真實世界距離愈來愈遠嗎? 比如說,與其單純的體驗一件事物,我們有種需要將它拍下來以做證明?

的確,而且我們不但需要將它拍下來,還要發佈在Facebook 或是Instagram上來證明。在香港,很多人去看演唱會時不是當觀眾,而是當攝影師。當他們專注於他們的iPhone屏幕時,完全忘了歌手就活生生地站在他們面前。攝影技術和社交網絡的普及已改變了人們拍照的文化,從某種程度上原本儀式性過程變成一種記錄習慣。最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看待攝影。在這個信息主導的時代,可任意攜帶的相機讓很多以往無法記錄和分享的事物現在都呈現在我們的眼前,這是很棒的。但這同時也製造了很多垃圾圖片,它們淹沒我們的感官,所以質量應比數量更重要,但是人們往往認為越多照片就越能夠於現實發生關係,這是值得爭議的。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Touchy CAD 草圖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Touchy 設計草圖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Touchy 快門機制

隨著社交媒體的到來,你認為社會孤立對於人們是一個很大的風險嗎?還是這個現象被媒體過分誇大了呢?

我並不反對社交媒體的存在,身為Facebook和Twitter的用戶,我認為它是一個將你的網絡歸檔和集中管理的好工具。當然,我相信社會孤立是一個存在的危險,否則就不會有Touchy。人們在虛擬世界中廣泛地互相連接,但在現實世界中是彼此斷開的,我們往往採取最快的方式溝通而不是面對面。你認為在線上與人交談,或是從遠距離查看別人的照片,只要有連接的中介就代表你在溝通,但這與現實世界不同。更讓人心酸的是,憑著個人資料中的朋友數量你會認為你是個受歡迎的人。這都培養了社會中懶惰和依賴的習慣,並且創造更多社會泡沫。越是這樣,我認為社會化媒體的影響力已經對人們產生不必要的壓力和焦慮,比如說,我會關心有多少人覺得我的演唱會照片很「贊」?我的前女友知道我改變了我的狀態了嗎?等等……我們應該享受社交網絡技術的優勢,也應該尊重我們人的生活品質。

港人發明「人體相機」,Touchy的演變過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