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汙染嚴重,官方證實出現「癌症村」

發表於 2013-02-23 05:00 | 來源:互聯網

癌症村

中國為了促進經濟發展,引進不少大型化學工業廠商進駐,但也付出了大規模汙染的代價。根據BBC中文網報導,中國環境保護部日前公布《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十二五規劃》報告,除了揭示北京當局將積極防治化工汙染外,也承認環保人士日前提出的「癌症村」的確存在。

中國汙染嚴重,官方證實出現「癌症村」

《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十二五規劃》是中國在第12個5年計畫中,對於3千餘種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化工汙染進行全面防治的規劃報告,報告中指出,中國目前有4萬多種有使用記錄的化學物質,其中3千多種具有毒害、腐蝕、爆炸、燃燒和助燃等性質的化學物質,將會在十二五期間推動進行管制。

報告也承認,中國境內許多河川、湖泊和近海水域、野生動物甚至人體已經被檢測出許多化學物質,而這些有害的化學物質也已經造成多項突發環境事件,許多地區飲用水出現問題,個別地方也出現了村民得到共同疾病的「癌症村」。

早先曾有中國環保公益人士在Google地圖上標記了1百多個「癌症村」,而這次則是「癌症村」首次出現在官方報告中。報導指出,這些癌症村多半分布在東部沿海地區,因為沿海省份是首批引入國外汙染產業的地區,不過隨著產業結構改變,汙染產業有往內陸發展的趨勢。

中國汙染嚴重,官方證實出現「癌症村」

外人不知的癌症村

據說中國有200多個癌症村,唐米豌跟隨廣東醫療隊只去過河南的30個癌症村。這裡是外國人去不了的地方,有的癌症村的村口還設有柵欄,進去了也不許隨便問問題,更不准照相。唐米豌的中國人形象,讓她看到了真相。唐白河的經歷是其中一個代表。

行走中國、深入鄉間七年,讓唐米豌最震驚的,不是赤貧村的貧窮,也不是江西地震,而是癌症村的見聞。

在湖北有一條河叫唐河,貫穿到河南後,被稱為唐白河。整條河沿岸的兩百多個村子,每一村大概有二百多戶人家,一千多人口。因為那些外資在那邊設廠,沒有好好處理污水問題,污水全部流到河中,因此整條唐白河嚴重被污染,而村民他們是靠那河水來吃飯生活的,村民們都沒有辦法倖免的染上末期癌症。

傷口比書本還大

唐米豌第一天跟著醫療隊到癌症村。那醫生跟她說:「唐老師,這個是末期孩童,就快死掉了。大半年都沒有洗過澡,又沒有人得空幫他翻過那個身體,你去幫他洗頭。」

「我就幫病人翻一翻身,我的媽呀!那個洞比我的書本還大。因為我有老花眼,只看到白茫茫一片,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要看清楚就拿老花眼鏡來戴,我的天呀!是一條條的寄生蟲,我是有帶手套的,我的手一碰到傷口,它們很快就爬滿我兩條手臂了。我心想『死了!死了!』我當時呆呆的反應不過來,不會跑也不敢喊,因為怕驚嚇到小孩,就是眼淚一直流。

那個護士說:『唐老師,快點啦!快點啦!還有很多家要等著你去清理傷口的。』我整個人就一面流淚,一面手發抖的清理傷口。」

大半年沒排便,幫癌童挖肛門

之後唐米豌以為可以走了,那個醫生說:「唐老師,還沒有完呢!你還沒有幫他們挖肛門。」

「啊!挖肛門!」唐米豌心裡想他們一個個醫生護士真夠嗆的啊!來之前都沒有跟她說要挖肛門。唐米豌知道他們不敢講,怕講了她會害怕,不敢跟著去。

「沒有辦法,都來到了,又洗了頭又清理了傷口,最後那個步驟挖肛門,你能不幫他做嗎?他說那個末期癌症的病童,已好幾個月沒有喝到水,因為沒有錢,純淨水只是喝一兩口。而且因為長期沒有喝水,更加不能排便。你想想,他大半年沒有排便的,他肚子有多大,等下放給你看就知道了。

挖那個糞,又硬又臭,如何做得下去?以前我在馬來西亞我也有做臨終關懷的,不過是到醫院去唱歌祈禱,就是這樣而已,哪裡要挖肛門的?就算要挖肛門我寧願掏錢請外勞挖。但是在那邊哪裡有什麼外勞,只是來了一個大嬸,就是我,專做這些的。就這樣我硬著頭皮挖。哎喲!之後那一整天吃不下飯。

晚上,我就跟自己講,明天我要起個大早,趁天還沒有亮,就趕快溜掉。趁這個醫療大隊的人還沒有醒,我就溜掉,還對自己發毒誓。

第二天早上,我又忘記了,推著木頭車,還自掏腰包買了一桶桶的純淨水,到一家家給那些末期癌童洗澡。到晚上回來睡覺,覺得滿身臭,從頭髮臭到腳板底,就覺得自己真的笨。我就跟自己講,我怎麼可能笨到這個地步?笨到忘記了。我明天一定要起個大早溜掉。唉!明天又忘記了。這樣一天一天的忘記了。一天一天的去給小孩洗澡。到了一個地步,真的習慣了,麻木了,還到了一個地步,一面挖肛門一面唱馬來情歌。

我也不清楚我是一個怎樣的人,剛開始一直發抖、流淚,到後來得心應手。」

自費到癌症村下鄉服務

從那以後,唐米豌每個月的下半個月跟著廣東醫療隊下鄉服務,上半個月留在東莞打工,賺取生活費。

醫療隊每一次下鄉服務的醫生和護士都不同,他們都要向各自的單位去請無薪假期或請假,都要自己掏錢買火車票,買純淨水等等,都是貼老本下去的,唐米豌也是。但是因為每一個醫生不可能每下半個月都離開工作崗位,所以一直更換,但是那個負責洗澡的大嬸一定是唐米豌,沒有換過。

這個醫療隊是來自廣東省各區的醫生和護士。「他們真的很難得,我也覺得很感動。因為一般的大陸人都不肯去。到癌症村幹這樣的粗活,老實說,開始我是有點被騙過去的感覺,因為人家不跟我講實話。只是問我你肯幫人嗎?你肯幫病人嗎?我就說肯!肯!我願意。去到那邊才發現原來是這麼回事。

你知道洗傷口還可以,挖肛門喔!我想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開始我都做不到,我都要用很大的力氣來克服,那種心裡面的那個慌,那個怕,那種臭,種種。但後來也是說習慣成自然。我發現我的適應力還蠻強的,可能是跟我以前過做新聞記者有關,做製作有關,哪裡都去,什麼都幹,可能就這樣有點冒險精神吧。」

最大的悲哀:一粒糖

其實唐米豌是很願意留下來的,因為她想到這些孩子沒有機會成長,他們沒有明天,今天看到,明天可能已經不在了。她想幫他們圓夢。她想瞭解孩子的夢想、理想、心願是什麼,於是一家家地去問,得到的答案令她震撼不已——那些小孩子跟她說:「唐老師,我能不能在臨死之前吃一粒糖?」年過半百,那是唐米豌過去多年來,除了女兒去世,甚至一些天災人禍都沒有令她感到如此悲哀。

「一粒糖在馬來西亞對每一個孩子都是輕而易舉的,根本不能把它列為理想、夢想或者心願,但這些末期癌症孩子,他們跟我說,每一個都跟我說只是要求一粒糖。我因為這件事情,真的思想衝擊很大,我要幫他們圓夢,我願意,我真的很願意。

我自己掏錢去買一罐一罐的糖,每個孩子我給一罐糖果。我只是想讓他們在走之前,有人幫他們洗澡,讓他們感到舒服的走,讓他們走之前,又能開開心心的吃糖果。糖果而已!」

遇劫受傷被逼回國

如果不是因為後來在癌症村發生了搶劫事件,唐米豌下腹挨刀受了傷必須回馬來西亞,並成為中共的黑名單,到今天她都願意留在癌症村。

「很多人都說我婦人之仁,那兩個賊打搶傷害了妳,又搶了妳的錢,為什麼公安在錄取口供的時候,我不揭發他們?因為搶我的錢、傷害我的,然後救回我一命的都是同樣兩個人。這兩個匪徒搶了我的錢,傷了我,看到我流血不止會死掉,他們哭,一面哭,一面找了木頭車把我推到村子裡的衛生站,然後再由村民去找了麵包車把我送到縣城醫院,只要遲一分鐘我就死掉了。

後來公安來錄取口供的時候,我說不認得這兩個搶匪。其實這兩個劫匪他們家裡有小孩,有老人,都是我幫他們洗澡的,都是我送上純淨水給他們喝的。事後很多人罵我婦人之仁,應該把他們送上監牢,但是我覺得也是他們救了我,所以我沒有追究。他們是窮得無路可走,一時失去理智才幹了這些事。

因為這件事情,我想上天也在幫。我把這個文章寫出來之後(《血染棉花地》),拿去參加第三屆星雲文學獎公開組級短篇小說獎,獲得了特優獎。拿到的那個獎金剛好是我當時所損失的六千令吉,就是一萬兩千人民幣,上天補回了給我。」

癌症村的孩子沒有明天

河南癌症村寸草不生。村民沒有辦法種植,因為種植是需要灌溉的,他們不能用那個污水來灌溉,所以沒有辦法種菜、種米,種什麼都不行,除了種棉花。

「其實癌症村有很多相片我們都不敢公佈,因為很恐怖,怕有些人看了會害怕。我記得有一次我們的醫療隊有一個女護士,她想這些污水應該沒有這樣嚴重吧。她只是想洗一洗手,她的手指沾到那個河水,上來不久整個手指就爛了。

癌症村的孩子,都是活活潑潑的生命,但是他們真的沒有明天。這些小孩子,你看,他們今天可能可以跳跳跑跑的,但是明天呢?明天可能就躺在床上了。

因為他們太窮了,他們家人沒有辦法搬離癌症村。在我們馬來西亞,你拿著一個身份證,去哪裡住都可以,但是在大陸就不行,你要有戶口證的。你沒有戶口證,你哪裡也去不了。」

奧運節目與村民性命

唐米豌在馬來西亞一場講座會上談起中國癌症村的情況,引起在座許多出席者的關心,有許多人當場落淚。有聽眾問,癌症村的村民沒有淨水喝,為何當地政府沒有在這一方面提供援助?

「我想這個問題你要問胡錦濤或者問溫家寶,我回答不來。據我所知是沒有。因為那時那個奧運會,2008年的奧運會來的時候,政府要掩蓋這個新聞,當然不可能公佈這些。

我只知道我曾經發帖到中國網路,我就指出,如果那個中國政府它把張藝謀策劃的其中一項奧運開幕表演節目的錢用來照顧這個末期癌症村,提供一些醫藥服務,相信很多病人都不會死得這樣冤枉。

那個文章剛發出去不到半小時,就給刪除了。無論我發到中國哪個網頁,都被刪掉。半個小時之內就不見了。所以這個問題你要問溫家寶和胡錦濤,這個回答不來。」

外國人不得進入癌症村

在講座會交流期間,一位聽眾說她曾經拿著三十天的簽證,以一個遊客的身份去中國自助旅行一個月,搭火車到處走到處停,她問道:「如果我去癌症村的話,我是以遊客的身份,到了那個地方我是否可以踏進去?」

「你進不去,你在村口已經被阻擋住了。就像麻瘋村,你在村口也進不去的。想進癌症村,如果你通過醫療隊就可能,但是你不要暴露身份。我能夠進去是因為他們開始幫我掩飾身份的,個個看我能講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個個以為我是深圳來的大嬸。我每到一個村子都要去報到,鄉政府蓋章,去到縣政府又蓋章,每次這樣我可以逗留三個月。

但是後來他們發現我是老外後,我就不能在河南待了,他們要把這個癌症村的消息蓋得密密的,老外是不能進去的。」

離開中國之後,唐米豌寫的癌症村故事才得以在海外發表,雖然她希望能回去中國繼續扶貧服務,「但是我現在都沒有辦法進大陸,我已被列入黑名單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