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鄉的黃昏醒來

發表於 2012-09-15 09:54 | 來源:互聯網

在異鄉的黃昏醒來

出差去南京,盛夏,火爐一般,切實領教了一番南京的酷熱。

累極了。似乎帶著京城高速旋轉工作的疲憊,連去夫子廟小逛一會兒的興致都沒有,在賓館昏睡。

這是一個黃昏,空調的風吹得人昏昏沉沉。關掉電視,不知不覺睡著了。電話一直在響,估計是南京的友人約飯局。但是朦朦朧朧之間,不想接。

然後醒來已經七點多鍾了。

一瞬間,恍然不如身在何方。屋子裡極安靜,安靜得似乎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透過窗戶看過去,外面高樓的霓虹燈光漸漸亮了。黃昏中的愁郁仿佛如水一樣漫過來,我躺在床上,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一種絕望。

突然想到,這種絕望,在哪裡曾經看過?

看過莊周夢蝶,莊周在午睡時,也是仿若不知身在何方?羽化的感覺就象成仙一般,同時又超脫凡俗。那是佛教裡所講的靈嗎?涅磐,得道,一切渾然不分。

看過貓王的一篇專訪。講他也是在一個酒店醒來,一個人對著鏡中的自己的孤然神情。他是世界級明星,熱鬧,喧嘩,浮名功利聚於一身,但是有時候,他會感覺空空如也。

看過老捨的一篇文章,講他:只要有母親在,無論多老了,你還是孩子。他講述自己和母親在一起時,午睡醒來,四處找母親。就象小時候夢中醒來,看見母親,心裡才踏實。

看過好友趙婕的一篇文章。那時候,她的先生紅子去西安出差,有天深夜,住在酒店裡,極脆弱。突然很想找她長聊。她敏感的捕捉到了先生的這種脆弱,那天晚上,打完了兩塊電池,聽先生講他的小時候。

看過唐詩宋詞裡的這種孤獨,也許是杜甫、蘇東坡、王維、李白等。在千年前的某個南方的一家外面下著小雨的小旅館裡,他被貶到海南某個人煙荒蕪的地方,一路鞍馬,停頓在那家小旅館裡,回顧半生功名,想著鄉愁何處,那種愁郁竟也有千年的回聲。

……

原來,每個人都有那麼一些脆弱的萬事皆空的時候。也許是在西域鄉關看著瘦馬枯籐老樹昏鴉的時候,也許是在風塵僕僕的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棧裡,也許是在現代化的五星級的總統套房裡,它就那樣襲來,擊中你,讓你愁郁,孤寂綿綿。

這時候,你會發現某種人生的絕望,但是又必須滿懷希望。你沉入心靈的潛意識,去看看幽暗、荒誕,然後你回來,重新恢復力量。

就象這個黃昏,當那種孤寂如夜色一般,層層彌漫開來時,我漫步在南京新街口的鬧市之間,看著熙攘的人流和喧嘩的街市。一切歌舞升平,生生不息。我用最極致的繁華去刻意沖淡這種孤寂,然後在鬧市中心給我最親愛的打電話。

異鄉黃昏的愁郁如白駒一般短暫,每一天,我們都要樂觀,幸福的過下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關鍵字: ,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