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為何喜歡下跪服侍男人?

發表於 2012-10-15 15:00 | 來源:互聯網

日本女性為何喜歡下跪服侍男人?

在世界各個國家的女性中,日本女性向來以美麗溫柔著稱。在日本,善於化妝和服飾的女人,往往要比僅僅具備天生麗質的女人高出3倍之多;而日本女人從內散發出的溫柔,從修養上散發出來的女性魅力則會令每一個靠近她的人如沐春風。可以說,日本女人因為她們細致的外在與深厚的內在使其獨具風采。

一提起日本女人,人們的印象裡立刻顯現現出的便是穿著和服,盤著發髻,邁著小碎步的溫柔形象。丈夫出門歸來時,她們都會在門口相迎,順手接過丈夫的公文包,再說上一句:您回來了,今天辛苦了。估計所有男士這時一天的疲憊都會一掃而光,然後坐在榻榻米上,喝著對面妻子跪著為自己倒的茶,想必幸福也正是這樣,不然怎麼會出現“吃菜要吃中國菜,娶妻要娶日本人”這句話呢?日本女人一貫的溫柔態度和她們優雅的跪姿都給很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現在就說說日本女人為什麼要跪,難道她們真的那麼喜歡跪?

日本女性為何喜歡下跪服侍男人?

說到這個“跪”,這得源自日本的風俗傳統,日本女人向來以傳統和服為美,而傳統的茶藝插花等淑女活動也是需要跪在地面上將臀部放在腳上,低頭垂首。不論是在風情萬種的平安朝,還是在金戈鐵馬的戰國,日本女子都以柔弱為美,加上繁復的和服對於貴族階級女子的要求,所以坐時還有行禮時都應跪,“跪”就成了順從的表現,傳統的象征。

“跪”在榻榻米上,對日本人來說便是“坐”,稱為“座”或“正座”。“座”從飛鳥時代(約7世紀)從中國傳入日本,但到了江戶時代才有“正座”的說法。

“正座”便是把臀部放在腳掌上,看上去很難受,但對日本人來說,不但不是受罪,反倒是一種享受,因為她們從小就習慣了。現在在茶道、劍道,以及喪事、法事和正式談話等場合,日本人還是要“正座”的。

日本女性為何喜歡下跪服侍男人?

據說中國的一個越劇團在上演日本著名的悲劇《春琴抄》時,演員為了演的逼真傳神,把任務刻畫到位,演員練習“座”還因此吃了不少苦。但因為沒有擺脫“跪”的概念,姿勢不管怎麼練習始終還是不地道。

日本人又把“下跪”叫“土下座”,類似於磕頭,表示極度的尊敬或深切的謝罪。請人原諒錯誤,或求人辦事,她們也會跪下來磕頭說:“我都這樣(求您)了!”

有人認為,跪坐不利於腿部血液循環,會導致日本女性腿部線條欠佳。日本人也會自嘲日本女性多是“大根腿”,大根其實就是我們說的蘿卜腿,腿型不好看的是白蘿卜,又粗又短;細而嬌美的腿型則被譽為“胡蘿卜腿”。日本女性行走起臥,不講究舒展肢體,而是以微蜷為美。用日語講,就是把自己收小一圈。

不過,日本女人再怎麼體型發胖,一旦穿上和服的確身形會“小一圈”。和服集中了日本人的審美觀,如穿日式浴衣、踏木屐,走起來要“內八字”、邁小步才好看。曾留學日本的郁達夫最為欣賞這種“陰柔美”。

日本女性為何喜歡下跪服侍男人?

日本女人除了喜歡跪以外,她們的溫柔也是不容置疑的。

日本女性的溫柔分為三種:

第一是語言上的溫柔。在語言方面,日本女性說話總是非常溫和、有禮,語音語氣聽來都十分溫婉。

第二便是動作上的溫柔。許多較為傳統的日本女人一旦坐在椅子上就必須雙腳合並,雙手自然放在膝蓋上,身體微微傾斜,說話時也要微微彎腰。在以跪姿示人時,身體也要微微前傾,朝後的雙腳依舊是合並的,雙手也需要自然放於膝蓋之上。

第三是內心的溫柔。許多日本女性的溫柔是內外統一和諧的,她們不會直接地表明自己的意見,比較策略地說話,尊重別人,並站在對方的立場考慮問題。有句話說:中國女人溫柔是想讓男人更愛自己,而日本女人溫柔只是為了讓男人開心。其實在這一點上日本女人比中國女人要聰明得多,因為欲擒故縱便是這個道理。

日本女性為何喜歡下跪服侍男人?

在日本,如果一個女人長得不算漂亮,但形象很甜,性格又很溫和,她依然會得到很多日本男人的喜愛。日本男性大多喜歡聰明的女孩子,但同時他們又希望女性把自身的能力隱藏起來,讓他們走在前面;日本男性還要求女人非常優雅,他們認為女人的溫情要慢慢地散發才會有一種耐人尋味的女性韻味。

在很多日本女人的身上,你常常會感受到一種從內到外的優雅,即使她長得並不漂亮,但卻能感受到她們散發出來的氣質。

日本女性往往給人以嫻靜和安寧,這種嫻靜和安寧給人以心靈上的平和,這種氣質可不是靠“妝面”修飾出來的,而是從內心修煉出來的。現代的日本女人很重視建構深層的自我,日本所有女性對“道”的學習十分重視,由此可見一斑。她們重視以“道”養顏,以“道”修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