拭去心上的灰塵

發表於 2012-09-26 16:00 | 來源:互聯網

每年臘月二十四,母親總會早早地催促我們兄弟起炕,快起來,吃完早飯要掃塵的。

在我童年的記憶中,每天早晨醒來,不用睜開眼睛,鼻子聞的是母親熬的玉米粥香,耳朵聽的便是母親拿著條帚掃屋的聲音了。她天天從屋頭掃到屋尾,象是做媳婦的一種儀式,那麼認真仔細,主動積極。我們自然願意賴在熱被窩裡,就對母親不緊不慢地說,你都掃了三百多遍了,不在乎這一次。

母親不同意,那能一樣嗎?天天掃也有掃不到的地方。這是過年哩,除陳(塵)迎新嘛。

母親就是一位普通的農村婦女,她的嘴裡永遠說不出大道理,她說的都是農村裡最普通最實在的話。她與人們交往也是恪守本份誠實,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沒有半點虛情假意。但是對待一些具體的人和事上,她總是和我們有些不一樣。母親在老家生活了

三十多年,然後隨父親搬到城裡,離開鄉親們也有十余年了。可每次回到老家,前鄰後捨、當家十戶的大娘嬸子們就會把她圍在院子裡,拉扯著手,家常嘮個沒夠。

我總是感歎,這麼多年了,她們還象親姐妹似的,還是老家人心厚啊。可是在姐姐們眼裡,就對母親有些瞧不起,這個大娘不是買她長果少過斤秤嗎?那個嬸子還留

下過咱家的雞崽呢?東窪的棒子誰掰的?趙墳的山藥誰刨的?這些事你怎麼全都忘了呢?當我們把這些往事一一提起,母親總是輕描淡寫地說一句,誰家過日子沒有

難處啊,都過去了。

噢,原來這些事母親不是忘了,而是讓它過去了。其實要說難,我們家的日子在村裡是最難的。父親在城裡掙點死工資,留下自己的生活費,余錢只夠買燈油

和大鹽。我上邊四個姐姐,家裡幾乎就是母親一個勞力。幾兩花生,幾只雞崽,幾穗玉米,幾棵山藥,我們家還有更珍貴的東西嗎?母親當時都沒計較,現在更不會

翻舊帳了。想一想,她的理由很簡單,誰家過日子沒有難處啊,這不都過去了嘛。

確實事情都過去了三十多年,那些人和事還象灰塵一樣蒙在我們心上。而母親則不然,她已經清掃了,用她的話說,就是過去了。難怪她們的手扯得那麼緊,母親也輕松,她們也輕松,連笑聲都是透明透亮的。

穿行在風塵和名利中的人啊,誰能達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境界?那是勘破紅塵拈花一笑的佛祖。就算是我們擁有一顆良善之心,不會事事掛懷,

睚眥必報,但諸多不順眼、不如意、不合心的事必定會在心上留下痕跡,就象是一層浮塵,那麼輕,在你察覺不到的時候落上去,一點點裹卷起你的心。當有一天我

們不堪重負、轟然崩塌的時候,一切都積踵難返為時晚矣。

何不試著在每天的某個時刻,輕拭一下心上的灰塵?就象母親做的那樣,讓我們的心在這個小小的儀式中掙脫蒙蔽,得到舒緩和安適。我謹記母親的話,天天掃也有掃不到的地方嘛。我不敢怠慢,努力向母親學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關鍵字: , ,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