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婆奶奶扭計媳的分集劇情

發表於 2012-10-08 15:00 | 來源:互聯網

肥婆奶奶扭計媳

肥婆奶奶扭計媳的分集劇情

劇情介紹

蘇美金﹝向海嵐﹞來自南洋,嫁給港人勞風雲﹝劉丹﹞只為改善家人生活。美金初抵香港萬分徬徨,無意中更打昏了毫不相識的宋漢文﹝江華﹞。註冊當日,風雲心髒病發猝死,美金取香港身分證的美夢成空。

美金得風雲的租客幫忙,找到了工作。美金以為運氣已好轉,怎料卻在工作的醬油廠重遇冤家龐小玉﹝沈殿霞﹞!美金後重遇漢文,此時的他雖患重病,二人的感情仍慢慢地發展起來。一日,被公司辭退了的漢文留下字條後便離開了美金,美金再次孤家寡人。

小玉之子田建忠﹝盧慶輝﹞覬覦母親家財,故意追求美金,欲與兄建邦﹝安德尊﹞及嫂李心怡﹝曹眾﹞利用美金害死母親。美金搬進小玉的家,所謂「相見好,同住難」,更可況冤家同住!一般寄人籬下的人若受委屈,都會「打落牙齒和血吞」,美金卻凡事據理力爭,與小玉勢成水火。一日,小玉突然暴斃,建忠力證美金是兇手,美金百辭莫辯…

肥婆奶奶扭計媳的分集劇情

分集劇情

第一集

蘇美金家住南洋貧窮村落,為了生活,決到香港當三十多歲的看相佬勞風雲的郵購新娘。飛機上,金不斷詢問坐在隔鄰的基金經理宋漢文有關香港事情,文遂叫其空姐女友JOJO在金飲品落感冒藥,免受騷擾。雲與其妹勞彩虹接金機,彼此卻緣慳一面。金給人捉弄去了中環,無意中將文弄暈,錢財更被偷去,金惟有向文借路費往找雲。雲終出現,但眼前人卻巳五十多歲,金感被騙,拒絕嫁給雲。金被一教友開解,決回雲住處。虹斥租客章軍欠租多時,二人動武,金在一旁勸阻。軍與金閒談,皆覺雲是難得的好人。雲顧客包有田到雲處看相,其妻龐小玉因吃臭豆腐,不慎將金衣服弄污,金不悅。

第二集

田問玉是否曾偷食臭豆腐,玉否認,時金出現雲檔口,對玉的否認笑起來,玉懷恨在心。田有敗家子建忠及建邦,二人與邦妻心怡合謀偷取田名畫變賣,奶媽菊花卻縱容二人所為。金因被雲細心照顧而感動,決下嫁雲。雲帶金參加田舉行的晚宴,並告之婚訊。軍在晚宴會場表演,金替軍作試驗,玉以為二人有染,遂告訴雲,金見玉誹謗自己感到不憤。軍拍檔何晶晶與邦相遇,二人一拍即合。金在會場再遇文,文慨嘆金的遭遇。文腦內生了血管瘤,十分苦惱,遂到酒吧買醉。虹要金代賣首飾,金卻因走鬼令所有貨物失去,虹怒罵之。文與金相遇,二人交淺言深,成為好友。

第三集

文將腫瘤一事告訴JOJO,JOJO似另有打算。雲巳警告田近日不要遠行,但田與玉仍到北京旅行。忠及邦趁田遠行,將田的”美真鮮”醬園內之黃豆全數變賣,田立即回港處理,忠及邦卻人間蒸發。田約行家商借黃豆,惜同行如敵國,田更與眾行家反面。雲致電慰問田,更在與金註冊當天清晨,先往田家察看,玉感激不巳。註冊時間近,雲終趕至,當時巳感不適,卻仍強撐下去,終在簽字一刻暈倒。雲終不治,金等人傷心欲絕,虹將責任歸咎於金,並要金實時離開雲家。文出手相助,安排金在酒店暫住。後來軍替金搭路,在醬園當伙頭,卻被人眼紅,告發她為非法勞工。

第四集

金避過搜查,但管工福要金翌晨實時離去。深夜,忠及邦偷入醬園做了手腳,更發出匿名e-mail到各大報館,說出”味真鮮”醬油受到污染。醬園內,田向記者表示真金不怕紅爐火,卻嚇然發現地上有因吃豉油雞而暴斃的狗屍,與及醬油大缸被人噴上骷髏頭圖案。玉發現金,並認定金是被忠及邦收買下毒,金否認,奪門而去。田因被金撞倒,需入院治療。金無家可歸,軍使計令虹收留金。金推銷啤酒時見JOJO與一機師親熱,後遇文,並坦然告之。醫院內,文決定開刀,遇上田,二人互勉一番。手術完成,但文因受短暫失明而恐慌,金在旁鼓勵,反之JOJO卻獨自尋樂。

第五集

醫生說出文的眼睛可能還要失明一段時期,JOJO決離開文,文感傷心。田感二子不肖,遂約律師修改遺噣。田回家休養,忠及邦趁機向田懺悔昔日所做壞事,實際是希望田再受刺激從此歸西,田終被激至暈倒。文家值錢的東西被JOJO搜刮一空,獨留下文心愛的打火機,文實時寬心不少。金見文缺乏照顧,決留下幫忙,文感激。雲欠下銀行三十萬,要虹代為償還,虹以死威脅要軍等人出錢幫忙還債,眾無奈應允。金居留證到期,虹與金一起前往入境處,在職員生面前做戲,讓金可多一月的居留權。文被上司Paul勸喻停薪留職,金在旁鼓勵,二人友情洋溢。

第六集

文變得情緒不穩,金耐心陪伴。田全身癱瘓被送進療養院,忠及邦認為時機成熟,欲將醬院賣掉,玉出示證據顯示田巳將一切產權由她接管,眾大驚。玉立下嚴謹家規,忠等人嗤之以鼻。是夜,眾人超時回家,玉下令不淮眾入屋。田欲勸玉放棄二子,惜有口難言,玉見田有眨眼反應,以為田也贊同她教好兩子。金弄壞文計算機,二人火爆下盡訴心中冤屈,更弄至不歡而散。金與軍合演燈箱美人,軍卻將金弄至受傷。文得隔鄰住客生介紹一神醫治眼疾,不料該神醫乃神棍一名,文與生反目。金雖擔心文,卻不欲主動找對方。金致電文沒有回應,遂即到文家察看,卻駭然發現文血流披面。

第七集

文自暴自棄,金細心安慰。文曾戲言其眼疾復原機會好比要三日內學好英文,金忽有所感。文發現金努力地學英文,心受感動,決到盲人學校學凸字。文帶金到酒樓吃蟹皇翅,金見文巳放開懷抱,也感開心。酒樓內,玉見文及金親熱,覺金水性楊花,遂趁金行開時與文訴說金不是,金回來聽見一切,二人再起衝突。忠及邦竟強行搶去花的棺材本,玉同情花的遭遇。忠等人山窮水盡,欲向別人借錢度日,卻受人奚落。忠及邦惟有先返醬園打工,不料玉卻要二人由低做起。二人氣憤不巳,遂到田面前訴苦,但此舉令田病情更加惡化,玉知田出事,十分擔心。

第八集

田再爆微絲血管,邦無意中透露與忠曾找田,玉恍然二人所做好事。玉將田送往安全地方,免受二人滋擾。忠等人找花透露口風,花堅決拒絕。金欲替文父母掃墓,虹自願請纓幫忙。翌日,文,金及虹掃墓完畢,虹將吃剩骨頭掟落地上,文不慎被骨頭跣倒,卻因此令眼睛復明。虹對文展開追求,惜神女有心,襄王無夢。文為刺激JOJO,訛稱金巳是他女友,金心內泛起漣漪。文為報答金,決與金假結婚,讓她能取得居留權。人民入境處內,生懷疑文及金假結婚,幸文找生上司理論,金終可取得延期。文為免生起疑,遂叫金一起同住,但生終日偷窺他們,欲找出二人假結婚線索。

第九集

金到超市賺外快,生鍥而不捨又前來搗亂。晶介紹金到怡之纖體中心工作,怡對金感滿意。忠等人再對田刺激一番,不料玉巳將眾人醜態拍下。邦被辣椒弄至眼腫,於是順便到怡公司做facial,再遇晶,晶決投入邦懷抱。田家內,玉將燉湯拿至書房,原來玉一直將田收藏於書房秘道內。怡以無限次facial作號召吸納會員賺錢,但因人手不足以及售賣過期化妝品而被顧客投訴,事件鬧大,怡竟一走了之,玉唯有出面調停,並重掌中心大權。金到文公司,因其衣著寒酸被眾人竊笑。文欲送衣物給金,金見價錢昂貴婉拒。文在金生日當天給了金驚喜,金對文泛起愛意。

第十集

文訴說現在對待感情只會隨緣,金燃起希望。玉見金竟在纖體中心工作,要怡炒金;怡騙玉金巳簽三年死約,玉無奈將金留下。晶處處為邦著想,邦對晶越見癡迷。玉在纖體中心辦公室睡了起來,金在旁清理冷氣機時發現死老鼠,大驚下將老鼠掉到玉心口,玉嚇至暈倒。眾抬玉至梳化,晶更因此弄至腰傷,怡報復地掌摑玉至甦醒,玉醒後即大罵金。晶因腰痛請病假巳兩個月,玉懷疑晶騙病假,金在一旁幫晶。晶在勞工處獲勝訴,玉氣憤。金終拆穿晶詐病,對玉感內疚。文在酒樓舉行慶功宴,不忘打包食物給金。金向文訴說不快,二人酒醉下發生關係,金更以為文對自己亦有情意。

第十一集

文十分後悔與金發生關係。晶在街市因跣低而展露一字馬,卻被玉目睹。文不願回家吃飯,金感失落,時生又來試探,金更沒好氣。文將與金一事告之朋友木,木感愛莫能助。玉蒐集得晶詐病證據後,將金及晶炒掉並狀告二人。晶向邦哭訴,邦嘗試回家向玉求情,而文亦向金伸出援手。玉看在文面上,說只要二人認錯便可。金向玉認錯,但晶不肯下跪,時邦踼晶令她跪下,晶大怒,過後邦趕到虹家找晶。金煮了一味炸香蕉給眾品嚐,眾更準備合作賣此小食。金無意中聽到文說對己沒有愛意,遂扮瀟灑叫文忘記發生關係一事。

第十二集

文努力在股票中打滾,而金則努力學英文,並立志攪好小食舖頭。金因感冒在街上暈倒,文見金遲遲未返,心急如焚。金醒後回家,文親自照顧她,更發現巳愛上金。文在一股票基金失利,引疚辭職後失去蹤影。金決努力將舖頭攪好,令文回來時有落腳地方。晶懷了邦骨肉,邦決定與怡離婚,怡在家大吵大鬧,玉也感到頭痛,但卻不敢將此事告之田。邦與晶十分癡纏,眾皆感眼冤,怡更是怒火中燒。晶不敢獨自留在田家,遂找金陪伴。傍晚,金陪晶返田家,怡不慎將晶推落樓梯,時邦等人回家,目睹一切。

第十三集

晶胎兒不幸流產,邦怒火中燒,找怡算賬。晶要控告怡,玉找晶談判,金卻認為玉以錢傷人,更向玉噴了一面屁,晶卻只能在旁幹著急。邦欲離開田家與晶一起,晶卻另有打算。玉開出二百萬給晶,並要晶立下字據,晶遂棄邦遠去。玉向邦展示晶收錢字據,但邦不信,更到處找晶下落。邦醉倒在虹家,金相約忠將邦接走,忠對金印像大好。金對於忠及邦受盡玉的閒氣,感到十分同情。玉終將邦之荒唐事,全數向田訴說。邦及忠使用詭計取得田立遺噣副本,卻發現二人一毫子遺產也分不到。田突病發,邦及忠一反常態,對田十分關心。

第十四集

玉面色日差,醫生建議玉做詳細身體檢查。邦及忠安排怡在玉身旁,方便套料。生在金家發現一人頭狀物體,以為金謀殺親夫。木因炒股票,向虹騙取眾人合資開炸香蕉鋪之資金。虹找木算賬,惜木巳將資金用去。金並不氣餒,決要為文將舖頭攪好,眾感金有情有義。金因欠錢找數,連基本爐具也欠缺,惟有在家中將炸好的香蕉製成品,拿到舖頭擺賣,惜並不成功。生報警說金殺害親夫,警察卻發現並無此事,但金巳感氣瘋,於是將多日怨氣一起發洩在生身上。金見玉將田帶離醫院,遂立即通知邦及忠,玉知是金所為,氣惱不巳。

第十五集

金不慎將玉推跌地上,忠開始發覺金是玉剋星。玉患上多種病症,田不欲玉再為醬園操心,惜有口難言。忠在銀行遇晶,遂告訴邦。邦與晶重逢,忠晶拿出一百萬作投資,讓他將金追到手,然後瓜分田的財產。晶在時鐘酒店遇虹及木,二人尷尬非常。忠對金展開追求,首先替金付清裝修費用,又將爐具送到小食舖頭,金卻以為是文所為。金不斷收到匿名鮮花攻勢,後忠向金表白,但金表示只深愛文一人。怡發現晶與忠及邦似有景轟,遂找一機會攤牌,四人終達成共識。忠對金死纏難打卻不見效,最後終找到金死穴。忠將金之母親及弟妹申請來港與金團聚,金感動,忠奸計終於得逞。

第十六集

忠對金家人照顧得無微不至,轉眼間,金母及弟妹夠期回老家,離別前金母叮囑金要珍惜眼前人。忠患病,趁機要求金到田家照顧他,金答應。玉要金當家,望從中找出金錯處將她趕走,花與玉敵愾同仇,忠等人卻暗中偷笑。傍晚時份,因金忘記叫下人買Å,金即席炮製南洋炒飯,卻給玉彈至一文不值。金因漏煤氣事件過時回家,玉照例不淮金入內。玉半夜飢餓難耐,遂吃金之炒飯,才知十分美味。忠及邦暗地整蠱玉,令她老貓燒鬚過時回家,金不淮玉入內,花本欲開門給玉,不料金連花也推出門外,玉氣結。玉因掛念田,遂將花園玻璃門打破回家,眾無奈,玉決定與金爭鬥一番。

第十七集

忠派患有精神病的前妻Anna到金開的小食店搗亂,更謂Anna的精神病是由於玉沒有替Anna買三T而導致的,金決向玉討回公道。精神病院內,怡暫代Anna,卻不慎被人打了懵仔針。玉對搗亂之事堅決否認,更交由警方處理。忠作和事佬,金礙於忠面上,惟有作罷。文原來作了城市農夫,並甘於生活田野間,自得其樂。眾以為文只是自暴自棄,但金卻明白文巳看破一切。忠試探金及文關係,決利用二人來刺激玉。某天晚上,因大雨滂沱,金擔心文,遂前往察看,二人卻被山泥所困。玉認為金紅杏出牆,要趕金離開,卻反被金反擊,氣至暈倒。

第十八集

玉血壓被金激至檾升,金感內疚,欲照顧玉,惜玉並不領情。花老人癡呆日漸嚴重,玉被花弄至啼笑皆非。文找玉,親自解釋她對金的誤解,並向玉坦承二人之有名無實之夫妻關係,玉對金印象改觀。金發現玉收藏田之秘道,玉索性對金坦然相對,彼此更開始互諒互助。玉受金的勸告,讓田得見天日,享天倫之樂。玉曾對金說忠可能只是利用她,金本不信,但後來虹亦告訴金晶欲利用她對付玉的陰謀,金感煩惱。怡趁金離開田身邊,將田推倒,玉並沒有深責金,眾感無癮。金與忠開始彼此懷疑,忠遂改變其陰謀策略,從玉之藥物下手。

第十九集

田從蛺中倒影見忠將玉之藥物更換,田心急如焚。田欲將玉之藥丸丟棄,卻因花出現而功虧一簣。玉邀金到醬園幫手,更叫文前來協助,金詢問過忠意見後,決到醬園幫手。金購買給玉的血壓計給忠換掉,因此,玉所量度之血壓永遠在正常位置,並沒發現自己血壓正遂漸檾升。金催促文辦理離婚,文感不捨。花園內,玉及金在一旁種花,而田巳發現玉有爆血管先兆,惜金並沒為意,當金離開後,玉終不支暈倒,田亦因大受刺激而倒下。玉不幸離世,田十分痛心,遂步履艱難地前往停屍房找玉。忠及邦找不到田,以為田失蹤,大樂。玉的死因被院方懷疑,最後,金竟被警方拘捕。

第二十集

忠等人做戲將金趕走,但金對忠始終存有希望。虹決到警局落口供,將晶及邦利用金一事說出,文亦找律師楊替金打官司。金到醬園與忠對質,忠反臉無情,金終於死心。法庭內,一切證供皆對金極為不利。審判當天,田出現將忠及邦陰謀和盤托出,二人終被收監。田收金為契女,並欲將醬園交由金及文打理,但文恐與金情難再續,沒有實時答應。邦入獄前叫晶到田家取值錢東西,晶卻與怡打起架來,怡更被晶僕穿頭,晶決與邦劃清界線。金到獄中探忠,對他的死不悔改感到無奈。文欲與金再續情緣,究竟是否能夠成功,而怡及晶的下場又會怎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