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櫃藏子:老人藏屍6年只因思戀兒子

發表於 2012-10-02 05:00 | 來源:互聯網

2006年,重慶開縣豐樂街道黃陵村的田學明的兒子因白血病去世,田學明將兒子的屍體藏入冰櫃,一放就是6年,每當想念時,田學明夫妻總會攙扶著,安靜地站在冰櫃旁,呆呆地看上一會,然後離開。

冰櫃藏子:老人藏屍6年只因思戀兒子

冰櫃藏子老人藏屍6年只因思戀兒子

田學明說,兒子“在冰櫃裡,跟活著時一模一樣,我兒子就在我身邊,從來沒離開過。”9月25日,開縣豐樂街道黃陵村,田秦遠的屍體就藏在這個冰櫃裡,父親田學明思念時便去看一眼。

15年前,田學明失去女兒,6年前,兒子也離開了人世。田學明說,不讓兒子入土為安,我或許錯了,但兩次喪子之痛,沒人能理解我。

冰櫃裡的兒子,好像活著一樣,從未離開過我。如果田秦遠還活著,今年將滿24歲;如果他還活著,這個家,也可以很幸福。

2006年,開縣豐樂街道黃陵村,18歲的大學生田秦遠死了,死訊傳出,村民們惋惜這個男孩的離開時,也頓覺詫異,因為沒人看到,父母為其下葬。當年54歲的父親田學明,做出驚人舉動:他將兒子的屍體放入冰櫃,保存在家,這一凍,就是6年。

冰櫃藏子:老人藏屍6年只因思戀兒子

2006年,重慶開縣豐樂街道黃陵村的田學明的兒子因白血病去世,田學明將兒子的屍體藏入冰櫃,一放就是6年,每當想念時,田學明夫妻總會攙扶著,安靜地站在冰櫃旁,呆呆地看上一會,然後離開。

田學明說,人生最大的不幸,莫過於中年喪子,而同樣的傷痛,10年內他經歷了兩次。兒子離世那年,田學明54歲,如今,他滿頭白發,年過六十,兒子在冷冰冰的冰櫃裡,也待了6年。

冰櫃藏子:老人藏屍6年只因思戀兒子

冰櫃藏子老人藏屍6年只因思戀兒子

15年前,田學明15歲的女兒因為中暑去世,6年前,兒子又因為白血病離開人間,田學明夫婦十年之內經歷兩次桑子之痛。望著孤零零地放置在牆腳的那個冰櫃,田學明流下眼淚,“這樣做,或許錯了,但兩次喪子之痛,我的苦,別人不會懂。”

田家人的秘密

底樓冰櫃存著離世6年的兒子

豐樂街道黃陵村,距離開縣縣城最近的村落之一,田家人的“秘密”,在這裡幾乎無人不曉。

村裡一棟白色的三層小樓,就是田學明的家。他和妻子住在二樓,三樓曾是一對兒女各自居住的房間,即使兩個孩子已離開,但這裡的擺設依舊如初,老兩口定時清潔,令每間房都一塵不染;底樓,一台破舊的老式冰櫃安靜的待在牆腳,裡面,存著田家人不願提及的秘密:6年了,兒子田秦遠的屍體,就被存放在這裡。

“在冰櫃裡,跟活著時一模一樣,我兒子就在我身邊,從來沒離開過。”走近冰櫃時,田學明抹了把淚,又小心翼翼地把雙手擦干,冰櫃顯然已殘舊不堪,4塊磚頭強行將其蓋住,不讓櫃門彈開,取掉磚頭的瞬間,櫃門彈開了一條縫,兒子秦遠就蜷坐在冰櫃內。

田家人的艱辛

上門女婿憑好手藝撐起一個家

在黃陵村,他們是少有的在上世紀80年代看上黑白電視的家庭,田學明的勤快,也令所有人對這個上門女婿的看法大為改觀。

“剛來我們黃陵村時,他一個人拖了三個病號,但手藝人,總能靠雙手吃飯。”鄰居楊愛群說,1979年,外村人田學明上門,入贅到黃陵村,與楊紅英結婚,加上楊家的老人,一家八口住在土房裡。起初,日子過得很苦,但田學明勤快,日子總算一天天過起來了。

田家人的幸福

一對兒女伴左右日子越過越火

1982年,女兒田瑩瑩出生,田學明外出的頻率開始減少,有一手巧手藝的田學明只要回村,總是很受歡迎。

徹底不再外出打工,是在1987年,當年,兒子田秦遠出世了。田學明說,他不願意像其他工友那樣,只有在過年時才能看到子女,為了一對兒女好好地成長,他回了家。

1996年,田家人花4萬元,在黃陵村蓋起小樓,當年,這棟白色的三層樓房是村裡最“豪華”的宅子。那時,田學明的女兒14歲,兒子8歲,田學明說,那段時光,兒女相伴,是這輩子最愉快的日子。

田家人的噩夢

女兒15歲時中暑昏迷離世

1997年,女兒15歲,被田學明送到了附近的中學住讀。“一個活蹦亂跳的女娃,啷個會因為中暑就沒了?”田學明至今沒弄明白,為何這樣普通的病,也能奪去一條生命。

當天中午,女兒瑩瑩回家後見父親正在招待客人,於是主動提出到場鎮上去買點菜。隨後,她頂著烈日就出門了,半小時後回到家中時,田學明已察覺了異樣,“臉卡白,滿頭冒汗,我問她啷個了,她說‘爸,沒事。’我當真了。”田學明很後悔,他覺得如果當時多問幾句,盡快往醫院送,或許女兒還有救。

1個多小時後,暈倒在院壩裡的女兒被鄰居發現,但村裡的醫生趕來時,孩子已沒了氣息,“不能接受,當時快受不了了,這口氣,我緩了幾年。”田學明說,那是他第一次嘗到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滋味。

田家人的劫難

9年之後兒子面臨死神威脅

女兒離世後,在田學明看來,兒子就成了他最大的希望,而兒子也是令全家走出悲痛的精神支柱。

秦遠很爭氣,與父母感情很好,幾乎沒有過爭執。2005年,他順利考上大學,入學報到時,田學明第一次帶著妻子去外省,一起將兒子送到了大學。

田學明說,兒子一天天長大,讓他看到了希望,“只要讀書,無論多少錢我都供他。”

就在日子逐漸扭轉,再度回歸幸福之時,災難再度降臨。

2006年3月,田學明接到兒子秦遠打來的長途電話:在學校已持續高燒近1個月,感到害怕的他想回家了。

兒子回家的時間,田學明至今記得很清楚,是2006年4月1日,但當時他並未意識到這病究竟有多重。

籌錢將兒子送到主城時,兒子的病歷本上寫著令田學明徹底崩潰的診斷:白血病(晚期)。“醫生讓不治了,勸我把孩子帶回去……”之後,田學明帶兒子秦遠在重醫住院治療了2個月零1天。有關兒子的一切,哪怕是這些數字,田學明刻骨銘心。

田學明的崩潰

他作出決定將兒藏入冰櫃

被接回家的秦遠,每天奄奄一息地靠在床上,“那個時候,我和他媽啥事都不做了,就守著他,陪著他,不敢離開,不敢睡覺,就怕一走開,他就閉眼了,這輩子都說不上話了。”說起兒子,在外人看來硬朗的田學明數度抽泣,像個孩子。

回家後的第12天,7月7日,田學明和妻子陪著兒子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離開時,秦遠18歲。

徹底失去精神支柱的田家人,徹底崩潰了,極度悲傷中他們小心隱瞞著兒子的死訊,經過數天的煎熬後,悄悄地作出令旁人難以理解的決定:將兒子屍體藏入冰櫃保存。

“我給他媽說,別埋了,我們把孩子留在身邊,她也同意。”田學明說,當天下午,他將冰櫃裡的食品取出,給兒子穿洗結束後,哭著將兒子放到了冰櫃,每當想念時,夫妻倆總會攙扶著,安靜地站在冰櫃旁,呆呆地看上一會,然後離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