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是一種能力﹐幸福是一種態度

發表於 2012-10-07 21:00 | 來源:互聯網

快樂是一種能力﹐幸福是一種態度

有兩個老掉牙的故事﹕

世界上最著名的一家公司招聘﹐層層選拔後鎖定三個人。最後的考核環節是將這三個受考核者分別關在一個不缺乏生活用品但與外界斷絕聯繫的房間內(沒有電話﹐不能上網)。三天後﹐被錄取的是那個唯一能夠在第三天還自得其樂的人。主考官的解釋是﹕“快樂是一種能力﹐能夠在任何環境中保持一顆快樂的心﹐可以更有把握地走近成功﹗

第二個故事﹕

小豬問他媽媽﹕“媽媽﹐你知道幸福在哪裡嗎﹖”媽媽說﹕“幸福就在你的尾巴上。”於是﹐小豬沒日沒夜的追趕自己的尾巴﹐希望能咬到它。沒想到累的身心疲勞了﹐還是沒有咬到。於是﹐他問媽媽﹕“媽媽﹐我怎麼還不能抓住幸福呢﹖”豬媽媽回答說﹕“傻孩子﹐祗要你一直往前走﹐幸福就一直跟隨著你了。”

故事雖然老﹐但道理我卻深以為然﹐快樂是一種能力﹐幸福是一種態度。我們希望兒子能是個健康﹑陽光的孩子﹐一生都能快樂相隨﹐幸福相伴。他爸爸給他起名為天奕﹐取意“天生容易”﹐“天意不可違”﹐因為是男孩﹐改“意”為“奕”﹐神采奕奕﹐俊朗飄逸。對於這個名字﹐我非常喜歡﹐可以說甚合吾意啊﹐不僅表達了兒子的到來是天意﹐也表達了他出生前後的順利﹐更表達了我們的希望﹐希望他快樂幸福﹑豐神倜儻﹑一生順遂。

可能上天感受到了我們的虔誠﹐兒子生來就是個充滿愛心的孩子﹐“人之初﹐性本善”用在兒子身上最最恰當不過了。

再要個小弟弟好不好﹖這個問題在幼兒園時很多家長都問過孩子﹐答案各不相同﹐但大多數的答案是不行﹐因為那樣會奪走媽媽的愛。兒子5歲時我第一次問他﹐他開心地笑了﹐大聲說好啊好啊﹐什麼時候我能有小弟弟啊﹖我故意擔心地說﹐有了小弟弟後媽媽可能會沒時間照顧你﹐因為弟弟太小了﹐媽媽得全力去照顧他﹐可以嗎﹖兒子嚴肅又認真地點頭﹐用清澈的眼睛看著我﹐擲地有聲地說﹕“媽媽別擔心﹐我會幫你照顧他﹗”那一瞬間﹐我蹲下來緊緊地擁抱了兒子﹐多麼善良的孩子啊﹐多麼有責任心的孩子啊﹐多麼知道心疼媽媽的孩子啊﹐多麼值得自豪的孩子啊。

兒子上小學前的那個夏天﹐幼兒園大班裡別的小朋友都不去幼兒園了﹐但兒子沒地方可去﹐我就還把他送到幼兒園去﹐幼兒園不正式放假﹐但假期孩子學習的東西基本不安排﹐以玩兒為主。老師徵求我的意見﹐說她新帶的小班有些孩子假期提前送來了﹐安排兒子帶著新入園的小朋友玩兒行不行﹖我爽快地同意了﹐回家跟兒子商量﹐他比我還爽快。我給他講了講需要注意的事項﹐尤其是安全問題﹐兒子就“上崗”了﹐並且兢兢業業﹐表現出了少有的耐心和極大的愛心﹐據說比老師管得好﹐比他小三歲的那些孩子都聽他的話。到月底交費時﹐老師說跟園裡申請了﹐你就給孩子交個飯錢吧﹐其他費用不用交了﹐還開玩笑說﹐我們應該給你兒子發工資。兒子用他的愛心和耐心在六歲的時候打了他的第一份工。

兒子上小學後﹐每天放學在學校學兩個小時乒乓球﹐因為學校3點半放學﹐我5點才下班﹐乒乓球下課後正好我去接他。初學得從顛球學起﹐然後學發球﹐很多次課以後才能上球檯旁邊接老師的球﹐學的孩子很多﹐得排隊。有一次我下班早﹐就站在門外偷偷看兒子﹐看見好不容易輪到兒子和老師打了﹐沒幾下球就掉了﹐掉到另一個孩子腳邊﹐兒子跑過去撿﹐還沒跑到﹐那個孩子把球撿起後故意拿球拍把兒子的球打到遠處的牆角﹐等兒子撿了球回來的時候,別的孩子都又輪了一回了﹐看到這種情景我心裡不高興﹐又觀察了一會兒﹐發現這個孩子不好好學球﹐淨欺負別人﹐有些孩子就和他推推搡搡的﹐旁邊就有家長說這孩子都是叫他奶奶慣的﹐得跟老師說不讓他上課了……﹐我不禁有些擔心﹐兒子會不會每天被欺負啊。下課了﹐兒子像只快樂的小鳥一樣飛到我身邊﹐擦著滿頭的汗﹐和我一邊走一邊嘰嘰喳喳地說著學校的新鮮事兒。我見縫插針地問了句﹕剛才打球時那個小胖子把你的球打飛了﹐你生氣了嗎﹖兒子搖了搖頭認真地說﹕沒有啊﹐撿球也挺好玩的﹐我們最開始都是到處撿球的。我的心一下子釋然了﹐受不受欺負﹐都是大人想當然的判斷﹐對於兒子來說﹐他覺得那樣也很好玩﹐他不覺著那是受欺負﹐這是多麼好的事啊。大人跟著較什麼勁呢﹖我暗下決心向兒子學習﹐做一個心胸寬廣的人﹐哪怕是為了自己的快樂。

我們總是問怎麼才能得到快樂和幸福﹐其實快樂和幸福都不是一個目標﹐快樂是一種發現美好記住美好忘掉不美好的能力﹔而幸福是感受美好的心態﹐祗有你懷有一顆好奇的心靈去探究世界的可感受的新鮮時﹐才是幸福﹐而這種心靈必須是無私天真的。

回想我和兒子13年的成長經歷﹐其實也蠻多波折。兒子4個半月上託兒所﹐我抱著他去上班﹔兒子三歲上幼兒園﹐我考上不脫產研究生﹐一邊上班一邊看孩子一邊讀書﹐兒子是全園出勤率最高的孩子﹔兒子幼兒園畢業﹐我研究生也畢業了﹐寫畢業論文﹐答辯﹔兒子小學一年級那年﹐我考英語﹑考計算機﹑發表論文﹐評上高級職稱﹐同年他爸爸工作調動到北京﹐我們兩地分居﹐我開始獨自帶孩子﹔兒子小學3年級﹐我和兒子跟隨老公到北京﹐兒子轉入新學校﹐我重新找工作﹔如今兒子升入北京重點中學﹐我已成為央企一名工程管理人員。這個經歷對於一個前25年都一帆風順的乖乖女應該算是“充實”吧﹐現在說起來自己都嚇一跳﹐但身在其中時並未覺著有多辛苦﹐反而留在記憶裡的都是些有趣兒的事。

到北京後﹐常有人問起我﹐獨自帶著那麼小的孩子那2年多是怎麼過來的﹖言語間頗為同情。我也曾和兒子一起仔細回想﹐想來想去竟都是些高興的事。一起看好看的電影﹑吃好看的西餐﹑在小區裡捉迷藏﹑請同學開生日Party﹐彈琴難聽得把老師都聽走了……﹐我還記得兒子那時候長得眉清目秀﹐粉妝玉琢般﹐為了配得上他﹐我把自己也收拾得漂亮體面。竟沒有一點蓬頭垢面狼狽不堪手忙腳亂的印象。

記得兒子二年級那個寒假﹐他的生日正好在期末考試結束假期還沒開始的那個時間段裡﹐我和兒子商量請他的好朋友到家裡來玩﹐開個生日Party﹐我們商量名單﹐有他的好朋友﹐也有媽媽和我是好朋友的同學﹐然後我們裁了彩色紙畫上畫兒寫上字做成請柬﹐由兒子帶到學校去送給同學﹐結果那天我們共請了9 個同學和9個母親﹐我做了2桌不同的菜﹐一桌給女人吃﹐一桌給孩子吃﹐雖然不健康食品多了些﹐但為了口感﹐為了高興﹐就不考慮那麼多了﹐有炸薯條﹑炸肉串﹑煎牛排﹑可樂雞翅﹑意大利面﹑爆米花﹑羅宋湯等等﹐結果賓主盡歡﹐孩子們吃飽喝足後由兒子領著一起到小區裡玩兒﹐天快黑的時候回來簡單吃了晚飯﹐然後給壽星表演節目﹐一直玩到晚上8點﹐天都黑透了才散﹐還有好幾個強烈要求兒子跟他們一起走﹐去他們家住的。兒子睡覺前看著收到的禮物﹐愛不釋手﹐反反復復地看﹐反反復復地玩﹐不捨得睡。問他﹐生日快樂嗎﹖他高興地抱著我﹐一疊聲地回答﹐快樂快樂快樂﹗後來開家長會的時候﹐他們班負責接待的同學隔著窗戶看見我﹐急忙跑到樓下拉著我的手阿姨長阿姨短地叫著﹐親自送到座位上﹐這待遇別人可是想也不敢想的。我們離開大連幾年後有一次春節回去﹐在街上碰見原來同學的家長﹐說她女兒至今念念不忘那次Party﹐請柬小心地保存著﹐並且如果請別人到她家玩兒﹐也都給人家做個請柬才行。我聽了不覺莞爾。又一次感到幸福。

我35歲生日那天﹐晚上一進家門﹐兒子就唱著生日歌衝過來﹐伸手往我頭上戴生日帽。生日帽是他自己做的﹐用了彩色的紙﹐剪成蛋糕店裡生日帽的樣子﹐上面用彩筆畫了一處帶著柵欄的院子﹐院子裡畫了3只胖胖的豬(我是屬豬的)﹐房子上面掛著綵帶﹐綵帶上不多不少整整畫了35支蠟燭﹐院子的周圍還畫滿了氣球﹐四個大字“生日快樂”把帽子剩下的地方佔滿了﹐用了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字體﹐餐桌上擺了一個大蛋糕﹐兒子說是他抓緊時間寫完作業﹑用自己攢的零花錢﹑獨自到附近的味多美蛋糕店訂的﹐然後滿眼期待地問我﹕“媽媽﹐你高興嗎﹖”我也一疊聲地說“高興﹐當然高興﹗”我感到幸福。我想小時候的那個Party 的意義應該遠不止這幾件事。

這算是愛的教育吧﹐愛自己﹑愛父母﹑愛朋友﹑愛生活。有位作家說過﹕“在平凡的生活中﹐能夠把心笑成一朵花﹐也應該是一種莫大的智慧和幸福。”

兒子小升初的簡歷中﹐我這樣評價我的兒子﹕樂觀開朗﹔宅心仁厚﹔聰明進取﹔活潑自信﹔見識廣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 A096生活風向標 的文章,那就通過 RSS Feed 功能訂閱閱讀吧!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